韦皋年轻时游历江夏

作者:成人色情网_成人三级片_黄色av电影   |   浏览(76)

  2015年4月17日 有人说姐弟恋是一种不健康的感情状态,这当然失之偏颇。只要两情相悦,就算是东方不败和杨莲亭又碍着谁呢?

  提到武侠小说里的“姐弟恋”话题,相信大家最先想到的一定是杨过和小龙女吧?殊不知,根据熟读金庸作品的网友分析,其实黄蓉和郭靖也是姐弟恋。试想梅超风、陈玄风盗走《九阴真经》之后,黄蓉母亲不顾怀孕八月,毅然再次默写,以致心力交瘁,生下女儿便去世了。黄药师盛怒下将众弟子驱逐出岛,当在此事前后。而曲灵风到临安牛家村住下之时,郭靖、杨康都尚未出世。如此算来,靖、蓉两人不正是姐弟恋吗?当然这乃是金庸的构思之失,实际算不得数。梁羽生《白发魔女传》所叙卓一航和练霓裳(白发魔女)之情,常常被认为是姐弟恋,而根据仅仅是前者对后者以“姐姐”相称,并没有年龄上的确凿证据,同样算不得数。真正可以算数的是古龙早期作品《护花铃》中的梅吟雪和南宫平。南宫平继承了恩师收藏十年的一口棺木,偶然打开一看,里面装的竟是昔日名震江湖的“冷血妃子”梅吟雪。十年之前,她的美貌倾倒众生,无数人因迷恋她而弄至家破人亡,但那些事实在和她无关。南宫平之师误信谗言,废了她的武功,又将她困在棺中,后来虽知上当,却因爱护造谣之人,又惧其美貌再次妖祸武林,一直不敢放她出来。南宫平遵照师命,誓死保卫棺中人,随着对梅吟雪的了解加深,两人相惜相恋,突破了年龄和身份之囿。而后两人分分合合,又有痴情女子叶曼青默默爱上南宫平,直到南宫家族横遭七大门派围攻,梅吟雪以身相许“群魔岛”之少岛主,由“群魔岛”出面遣散七大门派,临行前留信嘱南宫平勿要挂念,同时好好照顾叶曼青……古龙小说最擅长塑造中年美妇,却罕有“姐弟恋”的情况出现。论到给人之印象深刻,恐怕只有《护花铃》的梅吟雪和《萧十一郎》的风四娘了,而且最后都未得正果。

  武侠小说里的“姐弟恋”感情,但凡意境甚佳之作,似乎总以不得正果告终。除了此前提到的《飞燕惊龙》、《护花铃》和《萧十一郎》,尚有梁羽生《弹指惊雷》及《绝塞传烽录》中的冷冰儿和杨炎。冷冰儿照顾好友之弟杨炎长大,渐渐种下情愫,可是十年的年龄壁垒横亘其中,使她不敢接受杨炎之爱。冷冰儿最后想出一个“七年之约”的办法,让杨炎七年内不要和她见面,倘若七年后仍不变心就答允嫁他。实则希望给杨炎七年时间,让他冷静下来,以便碰到更合适的意中人。梁羽生小说向以感情桥段著称,冷冰儿这一段“七年之约”是他后期所作,读来尤觉凄美。而他作品里面的男女角色之间,隐隐约约总带有一点“姐弟恋”的感觉,譬如早期作品《江湖三女侠》所叙唐晓澜对吕四娘的爱慕之情,其实就是“姐弟恋”的“单相思”版;而《七剑下天山》里的冒浣莲,比之质朴憨直的桂仲明,同样更像姐姐。梁羽生的这一创作趣向,大约是跟他的个人经历有关。他是一九二四年三月出生,而他的初恋情人却是一九二三年生,两人是远房亲戚,初中同班,高中则是同校,梁羽生读高一时和她相恋。后来她因故要去江西,梁羽生悲从中来,填《高阳台》词曰:

  数度言离,几回话别,依然欲去还留。只道天教,榕城同度清秋。谁知梦到方酣处,便骊歌、万事都勾。镇何堪、杨柳多情,不系行舟。

  菱镜偷看应掩面,纵强为欢笑,难掩离愁。珍重韦郎,玉环犹待君收。沧桑换了心难换,待卿回、海畔扬钩。莫空教、月冷漓江,烟锁秦楼。

  词牌“高阳台”取自宋玉《高唐赋》中楚怀王游高唐(巫山神女)的典故,下阙“韦郎”云云则以韦皋自比,盼得和这位表姐有再续前缘之日。韦皋年轻时游历江夏,和姜家婢女玉箫生情,约定七年后前来迎娶,后因务公失约,致玉箫绝食而死。韦皋追悔无地,幸有一招魂术者让二人重会。临分别时,玉箫称十三年后当再相见。如此十数年间,韦皋治蜀积功,某次庆寿时有人赠一歌姬,名曰玉箫。视之,真姜氏之玉箫也。事见《云溪友议》。前文所叙“七年之约”的构思,灵感似也是来自这里。除却以上这些,还有黄易《大唐双龙传》中的沈落雁和徐子陵,也是意境较好而没有结果的姐弟恋。

  有人说姐弟恋是一种不健康的感情状态,这当然失之偏颇。只要两情相悦,就算是东方不败和杨莲亭又碍着谁呢?从这个角度来讲,金庸小说确实立意超卓,足以经受住时间冲击。他的《笑傲江湖》是一九六七年四月所作,而早当一九六一年创作《倚天屠龙记》时,他就开始注重展现男人和男人间的情感。其《倚天屠龙记》后记有云:“事实上,这部书情感的重点不在男女之间的爱情,而是男子与男子间的情义,武当七侠兄弟般的感情,张三丰对张翠山、谢逊对张无忌父子般的挚爱。”通常来说,男人和男人间的情感无非是兄弟情和父子情,但是金庸比一般人想得更全。他的《倚天屠龙记》原本有段内容,后来大约是要避免跟《笑傲江湖》的重复感,修订时割爱删了。那便是张无忌在明教秘道里所看到的前教主遗言,上云:“夫人妆次:自归杨门,夫人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无足为欢,甚可歉咎,兹当永别,唯夫人谅之。三十二代周教主遗命,令余练成乾坤大挪移神功后,前赴丐帮总舵,迎归第三十一代石教主遗物。今余神功第五层初成,即悉成师弟之事,血气翻涌,不克自制,真力将散,行当大归。命也天也,复何如耶?……余将以仅余神功,掩石门而和成师弟共处,地老天荒,再不分离。”——地老天荒,再不分离。(私家侦探)

  有了《书剑恩仇录》的试水,《碧血剑》在新派武侠创作上,就显得成熟多了。 作者:上官圣泓 《金庸传》 首先,体现在武侠小说的模式上,《碧血剑》一改传统武侠在故事演进和情节发展均由活着的小说人物牵动的模式,大胆采用插叙、倒叙的构思和技巧。一个贯

  明天,是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先生逝世一个月,我和无数的读者一样,十分怀念他。 作者:陆文虎(作者曾为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奖”评委) 金庸先生与作者交谈 接到我的信 金庸先生如期而至 我和金庸先生相识于2002年7月。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发讣告称,著名武侠小说大家萧逸先生(Shiao Ching Jen)于2018年11月19日8:45因肺癌晚期,医治无效辞世,享年83岁。 作品《甘十九妹》 资料图 萧逸,1935年6月4日出生于北京,原名萧敬人,山东

  我正在成都讲学,讲到《鬼雨》,讲到“人生忽如寄,寿无金石坚”、“死生亦大矣,而不得与之变”,讲到《鬼雨》所写的“莎士比亚最怕死……千古艰难唯一死,满口永恒的人最怕死……”,讲到《红烛》的“烛啊越烧越短,夜啊越熬越长”--10月30日晚上八时

  著名作家金庸10月30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他的丧礼昨日(11月12日)在香港殡仪馆举行。为便于公众向金庸作最后道别,香港文化博物馆内的“金庸馆”12日至30日设置吊唁册,12日当天就有数百位读者及市民前去致敬缅怀。 金庸灵堂 一览众生

  据香港《明报》报道,武侠小说泰斗查良镛(笔名金庸)10月与世长辞,享年94岁,其私人葬礼将于11月12日傍晚在香港殡仪馆举行,不设公祭,翌日出殡。查良镛的女婿、内科医生吴维昌11日表示,葬礼会接受外界送赠的花圈及花牌。 资料图 新华社 据报

  金庸“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等作品“捧红”了不少大江南北的名山与名城,无论是五绝论剑的华山,还是作为武学圣地武当或嵩山,亦或是大侠郭靖竭力镇守的襄阳城,都为人耳熟能详。 却唯独作为多朝古都,又在历史上有多侠客之名的燕京显得存在感稍

  金庸先生离世,引起了全民缅怀,一时间,关于金庸及其小说的话题层出不穷。作为成年人的“童话”,金庸的十五部小说为读者们构筑出了一个全面而富于色彩的奇妙世界。全民缅怀究竟有何深层次的原因?金庸小说中那些看似不符合历史的笔触又缘何而起?金庸作品中

  从1955年金庸开始在《新晚报》连载《书剑恩仇录》,直到1972年完成《鹿鼎记》后宣布封笔,“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力,金庸也因此被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武侠小说作家”,其作品更屡被翻拍成电影、电

  近日,杨虚白的武侠小说《挥戈》出版,被称为“大陆新武侠”时期的代表作品、是一种“小人物武侠”。所谓“小人物武侠”,均是微观入眼,从小处见侠义,如此一来,侠客的形象不再模糊,而成了实实在在、血肉俱全的人。武侠小说突破类型困局,需要回归人性。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成人色情网_成人三级片_黄色av电影